英国咨询公司IHS马基特公司22日公布一份报告显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2014年以来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先后使用化学武器的次数多达至少52次,其中19次用在摩苏尔战场。

图片 1

图片 2

分析人士忧心,随着摩苏尔战役进入最激烈的阶段,“伊斯兰国”可能不择手段,再次对平民和伊拉克政府军使出化武这招“毒”计。

伊拉克陆军总参谋长奥斯曼·加尼米4月30日放出豪言:“摩苏尔之战最多还有3周即可终结。”也就是说,政府军将在5月份彻底收复被“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占领近3年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
分析人士认为,虽然现在已经进入摩苏尔战役的关键阶段,但尚不能断言5月份就可结束战斗,因为当前摩苏尔西部城区战场条件不利于政府军展开大规模攻势,而且残余的“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很可能将顽抗到底。
彻底收复摩苏尔还需要一段时间,这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首先,伊拉克政府军近期在摩苏尔西部老城区外围北侧和西侧收复了一些街区,但在进入老城区后,由于遭到“伊斯兰国”残余势力的顽强抵抗,政府军攻势放缓。
美国军方估计,目前摩苏尔西城残余的武装人员不超过1000人。尽管与去年10月摩苏尔战役打响时的5000人相比已经大幅缩水,但这些残余力量仍在殊死抵抗,并且还有能力发动极具威胁的反扑。
其次,狭窄的街道和密集的人口也给政府军的攻势造成很大阻碍,令政府军的火力优势大打折扣。例如,在老城区努里清真寺周边的狭窄街道中,政府军就不得不与武装人员展开拉锯战。
“伊斯兰国”还扣留了大量平民。据报道,目前仍有数十万平民生活在摩苏尔西部城区。“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利用平民充当“人盾”,很多武装人员藏身于居民区附近,还经常利用平民作掩护向政府军发动反扑。而政府军为了减少平民伤亡,有时不得不放弃炮击和空袭等进攻方式,从而影响了作战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近期收复了位于摩苏尔以南80公里处的“伊斯兰国”重要据点哈达尔镇以及靠近叙利亚边界的多个村庄。
一名伊拉克政府官员说:“这些‘伊斯兰国’武装人员与他们在叙利亚的同伙之间的联系被彻底切断。他们哪里也去不了,要么投降,要么丧命。”
伊拉克国家电视台日前援引内政部发言人阿卜杜勒·卡里姆·哈拉夫的话说,军方向摩苏尔增派的援军即将抵达前线,其中包括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
伊拉克军事专家穆罕默德·哈希米透露,在摩苏尔西城的西侧和北侧,政府军中精锐的反恐部队已经借助美伊战机的空中掩护开辟了新战线。
哈希米指出,这将拉长摩苏尔西城的战线,迫使“伊斯兰国”进一步分散有限的作战力量,这对他们极为不利。
哈希米告诉新华社记者,陆军总参谋长加尼米很清楚摩苏尔西城战事的进展情况,明白军队的战斗准备情况,也知晓援军即将抵达和战线延长的消息。不过,哈希米表示,尽管有迹象支持加尼米关于“摩苏尔之战最多还有3周即可终结”的判断,“但我可不想给摩苏尔之战划定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因为‘伊斯兰国’极端分子肯定会战斗到底”。
摩苏尔位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以北约400公里处,是伊第二大城市。2014年6月,摩苏尔被“伊斯兰国”占领。伊拉克政府军2016年10月发动摩苏尔战役,2017年1月收复该市东部城区。2月19日,政府军开始发动收复摩苏尔西城的军事行动。
摩苏尔农业和工业设施齐备,石油产量高,战略地位重要,是“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境内的大本营和经济命脉所在。分析人士认为,收复摩苏尔对于中东反恐局势将有重要象征意义,因为“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是在摩苏尔宣布建立“伊斯兰国”。失去摩苏尔对这个极端组织来说将是重大失败,它的影响力将因此骤降。
(新华社巴格达5月2日电 记者魏玉栋、程帅朋)
下图:5月1日,在伊拉克摩苏尔北部,伊拉克士兵在前线备战。 新华社/法新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6年10月24日,伊拉克摩苏尔市南部盖亚拉镇,摩苏尔收复战持续。一个伊拉克家庭从战区逃离出来,在他们身后,战场的硝烟遮天蔽日。

报告分析说,摩苏尔一度是“伊斯兰国”制造化学武器的“总工厂”,10月17日摩苏尔战役打响前,“伊斯兰国”将部分材料、设施和专家撤到叙利亚。

摩苏尔战事激烈 “伊斯兰国”用上无人侦察机

报告显示,“伊斯兰国”在摩苏尔战役中使用化学武器的风险极高,最可能被使用的是氯气和芥子气。

摩苏尔战役已经进入第四周,打头阵的伊拉克陆军反恐精英部队从东面进入摩苏尔市区后遭遇顽抗,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用狙击、火箭弹、自杀式袭击和汽车炸弹等手段死守阵地,让一度势如破竹的伊拉克先头部队不得不放缓攻势。多名伊拉克军官12日说,反恐精英部队当天在摩苏尔东部的卡迪锡亚和阿尔巴吉亚居民区与“伊斯兰国”武装人员激战,并打算在守住这两个阵地后向下一处军事目标推进。

针对这份报告的可信度和可参考性,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约翰·柯比当天晚些时候回应说,美方已经知晓这份报告,还在核实相关情况。

IS使用无人机侦察

伊拉克外交部长易卜拉欣·贾法里23日出访匈牙利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收复摩苏尔行动至今,伊拉克政府军已经打死1700名“伊斯兰国”武装人员,俘虏另外120名武装人员。但他没有提及伊拉克政府军方面伤亡情况。

在前线作战的陆军中校穆塔扎尔·萨利姆告诉美联社记者:“今天早晨的战斗十分激烈。我们想在阿尔巴吉亚稳住阵脚,而后再攻打巴克尔区。”

美军此前估计,龟缩在摩苏尔城内的“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大约有3000至5000人,城外防御带大约有1500至2500人。

萨利姆说,反恐精英部队的初步打算是先包围巴克尔,暂时不发起主动进攻。他说:“有三辆载满炸药的汽车从巴克尔方向朝我军阵地驶来,我们派出的无人侦察机发现这一情况后,我们的坦克开炮击毁了这些汽车。”

伊拉克政府军从摩苏尔东部打入城内后,遭遇“伊斯兰国”顽强抵抗。“伊斯兰国”以密集的建筑为掩护,拿无辜平民当“人肉盾牌”,穿梭于复杂的地道中,伺机伏击政府军。武装人员使用狙击手、火箭弹、迫击炮、自杀式汽车炸弹抵挡政府军攻势,让一度势如破竹的军事行动陷入停顿。

萨利姆介绍说,“伊斯兰国”也在使用无人机进行侦察,政府军方面发现并击落了其中一架无人机。

在前线作战的伊拉克特种部队陆军上尉海德尔·法迪勒告诉美联社记者,由于众多平民还待在城内,政府军不得不“谨慎前进”。摩苏尔是伊拉克第二大城市和北部经济中心,人口鼎盛时超过200万。目前据信仍有100多万居民待在摩苏尔城内。

伊拉克政府军说,他们近日从多名“伊斯兰国”武装人员手中缴获对讲机等通信工具,并据此顺藤摸瓜,挫败多起敌方的炸弹袭击。

国际移民组织数据显示,开战一个多月以来,已有超过6.8万人因战火流离失所。随着战事不断推进,这一数字势必显着增加,伊拉克将面临严峻的人道主义危机。

他们透露,“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用“新郎倌”这个暗号指代自杀式袭击者,并且从说话人的口音判断,一些武装人员来自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等北非国家。

美军估计,眼下在摩苏尔城内的“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大约有3000至5000人,城外防御带大约有1500至2500人。

人道主义危机加重

摩苏尔是伊拉克第二大城市和北部经济中心,也是“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大本营。10月17日起,由伊拉克政府军、库尔德武装、逊尼派部族武装和什叶派民兵组成的各路人马陆续从四个方向包抄摩苏尔。其中,由陆军反恐精英部队主导的东线进展最快,已经进入摩苏尔市区东部。

由于摩苏尔一直是逊尼派的势力范围,各方战前达成协议,北线的库尔德武装和西线的什叶派民兵打到摩苏尔城外后,不能进城。

战前,摩苏尔人口达到200万,目前市区仍有100多万人口。由北向南流淌的底格里斯河从摩苏尔穿城而过,将其一分为二,城西是老城区,人口稠密,建筑密集;城东是新城区,人口相对较少。

根据伊拉克政府军掌握的情报,“伊斯兰国”已将大队人马撤至老城区,并胁迫大批平民搬迁至此,让他们充当“人体盾牌”。

国际移民组织数据显示,开战近一个月以来,已有超过4.9万人因战火流离失所。随着战事不断推进,这一数字势必显着增加,伊拉克将面临严峻的人道主义危机。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