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驰骋于战场杀敌,仅仅穿上军装拿起武器是不够的,因为战场上你需要的东西有很多,只有穿戴上了专门的单兵携行具,才能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士兵。军人在作战时随身穿着或佩戴,用于携带武器、弹药及其他必需品的专用装具就是单兵携行具。战场上,一名士兵携带的武器弹药和其他必需品数量种类较多,要达到方便随时取用、便于携带、不影响正常的战术动作的总要求,就需要可靠好用的专门单兵携行具。本期笔者将带领大家回顾一下单兵携行具的发展。

580)this.width=580;” onclick=”window.open(this.src);”
src=”_001/2012/07/24_8_35_18_20C.jpg” border=0>

作为地面作战力量的主体步兵,在战斗或者机动过程中,其不仅要携带各自的武器,而且要具备吃住走打藏的能力。因此,他们所携带的东西也比较多,尤其是现代战争中,士兵的负荷也越来越重,如果不对这些负荷的物资进行合理配置,必将会影响士兵的机动,额外增加士兵的体力消耗,从而影响战斗效能的发挥。而作为携带步兵基本物资的单兵携行具就承载着这种基本功能。从一个国家单兵携行具等发展,也能够看出该国军队的变化。而作为中国军队,我们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有不少的经历啊。

单兵携行具的发展大致分为:单件分挂式、分体式及模块化战术背心。

身背单兵综合保障系统的士兵。 邓 勇摄

图片 1

单件分挂式:“哪里能挂挂哪里”

解放军报呼和浩特7月22日电
记者郭建跃、邹维荣报道:大漠戈壁,烈日当空,数百名身背新型单兵综合保障系统的北京军区某师官兵正在进行一场攻防对抗演练。据介绍,由总后军需装备研究所研制的这套系统,配备了电子伤票、微型净水器等用具,适用于陆、海、空、第二炮兵等军兵种的地面作战部队,可以让单兵野战生存能力倍增。

从现在的影视题材中我们就可以看出,我国早期的战斗携行具可以说是非常简单的。在红军时期,战士身上只有米袋、子弹袋和手榴弹袋,能够保证基本的生存和打击需求就不错了,对这些物资的携带也是五花八门。之后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这种状况也没有多大的改变。真正出现比较大改观的是在抗美援朝时期,那时候的军服已经制式化,战士已经有了牛皮或者帆布材质的弹药弹,携带的军需品种和数量也有所增加,但是在携行方式上,仍然没有多大的改观,还是五花大绑的分件单挂。相较于当时的西方国家,仍然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士兵在战场最早携带装具的方式就是单件分挂式。单件分挂,就是单具单用,多具披挂。对于一名步兵来说,既然要携带步枪,那就要携带配套的弹夹,就需要弹夹袋;需要投掷手榴弹,就要携带手榴弹袋;需要用望远镜观察,那就要携带望远镜盒;需要喝水,那就需要水壶;需要野营住宿,那就需要携带被褥帐篷……每一样东西都是单独的,需要一件一件挂在身上。“哪里能挂挂哪里”,这就是最典型的传统单件分挂式携行。

“功能全、重量轻,披挂简单、脱卸方便,符合实战要求。”演练结束,迎面走来的某团一营二连班长孙守雷欣喜地对记者说,这套系统由单兵战斗综合保障系统和单兵生活综合保障系统两部分组成,具有防卫防护、自救互救、饮食饮水、宿营等功能,全重仅15公斤。

图片 2

一般来说,单兵携行的物品可以分为战斗装备和生活保障装备两大类。通俗一点,就是身上挂的枪支弹药和背上背的被褥卧具。例如二战时期的苏联红军士兵步枪手,携带步枪外,身上就是斜跨子弹带、水壶和硕大的干粮袋或储物袋,军官则是外腰带、手枪及弹匣和地图文件包。如果要考虑露营的问题,那么每个人还要背上打成背包的被褥。

“以往,携带战斗装具一般采用‘分件单挂’方式,将枪支、弹药、水壶、挎包、雨具、防毒面具、子弹袋等装备物品统统挂在身上,不仅沉重,携带时也很麻烦。”现场一位部队领导感慨地说。

1956年,有名的56系列班用武器正式定型并开始装备部队,随之而来的是我军比较制式的单兵携行具的雏形出现,当时其主要功能就是作为弹药携行具使用。这种弹药携行具有代表的就是56式半自动步枪的胸挂式弹袋,可一次装10个弹夹袋,一个弹夹为十发,也就是说能携带100发弹药,不过这种弹药携行具要用绑带在背后固定,使用中非常不方便。

19世纪中期以来的近代军队,广泛采用分挂式来携行装具,而各国军队的制式专用望远镜盒、枪套、地图包等皮具,也成为了军迷们收集的对象。单件分挂的优点在于简单,但是随着士兵身上携带装具越来越多,其弊端也越来越明显。第一,单件分挂,每携带一样装备就要缠一条带子,才能将自己的装具披挂完全,如果装备很多,一条一条带子缠在身上,穿戴和脱下都极为不便。电影《上甘岭》里有一个细节,通信员杨德才在出发进行爆破前,一件一件摘下身上的装具,虽然动作很快很麻利,但是也持续了有十几秒钟,颇为繁琐。第二,单件分挂的人机工效很差,从肩上斜挂到腰侧,即使用外腰带将背带束紧,装具的重力点也在臀部周围,在运动中各件装备或相互碰撞,或与身体发生碰撞,前后挪动,不便于行动和隐蔽,反复交叉的带子勒肩勒颈,压迫前胸,容易加速疲劳。第三,单件分挂,需要一件一件清洗整理,野战条件下容易丢失,对单兵作战性能造成负面影响。

如今,这套新型单兵综合保障系统在设计理念上突出人性化,增强了装备的实用性、舒适性和安全性,方便官兵遂行作战任务和长途行军。记者背上系统亲身体验,携带上枪弹后并不感觉笨重,设计科学的背带将重力均匀地分布在肩、腰、腹等部位,让人能够轻松自如地完成蹲下、起立、转身、行走、小跑、弹跳等各种动作。

图片 3

“更重要的是,它增加了单兵装备的携带量,使每名士兵成为一个依托自我保障、能够独立生存的小作战保障单元,大大提高了单兵野战环境下的生存能力、机动能力和作战效能。”北京军区联勤部司令部副参谋长杨柳青介绍说,这套系统采用标准化接口和模块化组合的方式,能与现行的武器装备专用携行具相兼容,官兵可以根据不同的作战需求像“拼积木”一样携配相应的装备模块,快速组成单兵系统,遂行相应的作战任务。

上世纪80年代,我国的81枪组开始列装部队,对于弹药携行具改进则不大,仍然是胸挂式携行具,是相对于五六式多了一个弹袋。不过在这一时期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参战部队配发了一些作战背心,可以同时携行弹匣、手榴弹、爆破筒和急救包等作战装备。这一时期对于个人军需物资的携带,如被褥、服装等,一直没有专门的携行具,通常要用背包带捆好背在背上,对于水壶、防毒面具,等物资要通过左胁或者右胁的方式披挂,比较费时费力,而且行动中也不方便。

据总后勤部司令部科装局领导介绍,为适应未来作战需要,箱组化的野战生活保障装备、车载方舱化的野战医疗救护装备等一批现代化后勤保障系统,将陆续列装部队。

图片 4

★新闻延伸

真正出现大变化的是在91式单兵携行具上。91式单兵携行具创造性的将携行具分为战斗携行具和生活携行具两部分,战斗携行具主要设置了4个自动步枪弹匣袋和4个木柄手榴弹以及水壶套。生活携行具则由大号背囊组成,背囊的上下都设有开口,便于取放物品,背囊的两侧附有耳囊、水壶袋和防毒面具袋。大大方便了战斗人员的操作,可以说第1次摆脱了五花大绑的模式。

■红军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我军战士身上仅佩戴米袋、子弹袋和手榴弹袋,子弹袋又兼作腰带束在腰间,背上背着薄薄的棉被。解放战争时期,每个战士都有一条帆布腰带,增发了白毛巾、挂包和水壶。

图片 5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军战士胸前增加了牛皮弹匣袋,军需品的数量、重量都有较大增长,采用“单件分挂”的携行方式,一名战斗员仅能携带10余件装备物资,机动、持续作战和生存能力明显不足。

95式枪族出现之后,单兵携行具,首次进入了模块化设计状态,一套完整的战斗携行具通常包括:背肩带、携行腰带、弹匣袋、水壶套、防毒面具包、手榴弹包、工兵锹套等,附件包的位置可随意进行更改。进入新世纪以后,我国先后出现过01式单兵携行具、02式伞兵携行具,以及现在广泛装备的06式通用携行具。其设计理念越来越先进,携行具融合背心以及各种附件袋,可根据各兵种执行任务的不同自由进行组合,性能是越来越先进。而且随着军民融合战略的加速推进,在这一领域内众多厂商也开始关注,更加符合实战以及人性化的携行具也将会层出不穷,将大大丰富军队的选择。

■后来,随着我军后勤建设发展进步,水壶、三防用具、雨衣等配备品越来越多,战士全副武装时身上的带子密密麻麻,“单件分挂”的携行方式已成为制约战斗力生成的瓶颈。

■目前,我军单兵装备物资已发展到30余种,绳捆带绑的“单件分挂”携行方式已经不能适应后勤装备的发展变化。由此,新型单兵综合保障系统应运而生。该系统集成了防卫防护、自救互救、饮食饮水、宿营等功能,设计时突出人性化特点,使携行变得轻松便捷,大大提高了单兵野战生存能力。来源:国防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