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雷尔·多曼号两栖舰是一艘满载排水量高达28246吨的战舰,这艘战舰属于荷兰海军。荷兰和德国两个国家已经签署协议,两国海军将共同使用这艘战舰。

唐斯海战

17世纪是一个荷兰世纪——尽管英国赢得了加莱海战的胜利,但在海洋上获得最大受益者不是英国而是荷兰。
荷兰的崛起显然是一个综合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这其中既有天时也有地利——如果荷兰不是一个拥有莱茵河入海口的低地国家,那么它很难聚拢如此多的远洋贸
易和内陆贸易;还有荷兰人智慧——如果没有特罗姆普这样卓越的海军统帅,那么很难说荷兰是否能够赢得唐斯海战这样的胜利;当然还有运气——如果没有英国与
西班牙的两强争霸,也就很难说有荷兰的渔翁得利。 荷兰与其他欧洲殖民国家不同的是,它一方面向外拓展殖民地,另一方面从事欧洲国家之
间的海上贸易,由于欧洲国家此时已经进入了殖民时代的鼎盛时期,因而欧洲国家之间的贸易量巨大,并且由于普遍富裕,支付能力很强,这就使得荷兰发现从事欧
洲国家间的海上贸易比自己直接进行殖民地掠夺获利更丰。由此,荷兰的国家重心完全转向了海洋,他不但从事海上运输,而是几乎垄断了整个海洋事业链——从造
船到航运,荷兰拥有完整的体系。
荷兰在17世纪之前只是西班牙属地尼德兰的一个省。“尼德兰”意为低地,指的是莱茵河入海处的一片低
地。尼德兰原本包括今天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法国东北部的一部分。由于地处莱茵河与大西洋交汇的“T”字口上,并且拥有优良的港口,因此尼德兰成为能
够辐射整个莱茵河流域的港口地带,这里成为欧洲最富饶地地区之一,西班牙帝国的一半税收来自这里,所以西班牙国王查理一世把它看作是自己“王冠上的一颗珍
珠。”
但在16世纪末,受新教崛起的影响,尼德兰普遍兴起了反对西班牙和哈布斯堡统治政治浪潮,1581年尼德兰北方七省成立“联省
共和国”,其中以荷兰省最大,又称荷兰共和国。在独立战争中,荷兰海军出现了一位卓着的统帅,他就是马尔腾·哈珀茨松·特罗姆普。特罗姆普出生于英西加莱
海战后的1598年4月23日,于1653年8月10日在斯赫维宁根的一次作战中阵亡。和荷兰许多人一样,这里许多人从小就与海洋密不可分,他从9岁起就
开始了在海船上生活。21岁时,他已经是一名荷兰海军中尉;1629年,他升任一艘旗舰的舰长,那就是“Piet
Hein”号旗舰。在担任舰长期间,他
参加了荷兰海军进攻敦刻尔克的军事行动,此时他指挥的战舰是“Vliegende
Groene Draeck”号。1637年,特罗姆普晋升成为海军中
将。此时,荷兰与西班牙的战争正如火如荼地进行。
当荷兰与西班牙的八十年战争进入后期时,西班牙已经感到如果再不发动一场大规模征
战,西班牙这个最富庶的省份就可能不保。于是,西班牙又一次组织了一支庞大的海上远征部队——但很不幸,这支舰队竟然在中途遭到荷兰舰队的截击,因而崩
溃,这就是唐斯海战,统帅荷兰舰队的就是特罗姆普。
颇为相似的是,这场海战不但规模与加莱海战相当,而且战果也出奇的相似,甚至可以说荷兰人比英国人更辉煌,因为在这场海战中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联合舰队都是在海战中被毁的,而无敌舰队则主要是在撤退中遭遇了两次风暴,结果导致一半的战舰倾覆。
1639年,西班牙与葡萄牙联合组织的舰队,共计77艘大型战舰,人员包括水手和陆军士兵24000人,这次远征的目的地就是弗兰德斯,他们要把以荷兰为主的尼德兰独立彻底消灭。
9月,这支庞大的舰队从西班牙出发,首先前往敦刻尔克,他们需要首先控制英吉利海峡。在敦刻尔克稍作停留后,西葡联合舰队就踏上了征程,但这支舰队却被
荷兰部署在英吉利海峡的守望舰发现,这艘守望舰迅速返回荷兰,把这个舰队的规模、组成和航线时间等详细通报给了荷兰海军统帅特罗姆普。
然而,此时荷兰港口里只有13艘战舰,不过接到情报后的特罗姆普还是毫不犹豫地决定应战。这是场实力对比悬殊的较量,西葡联合舰队的主舰几乎都是大吨位
的远洋战舰,以联合舰队中葡萄牙的“圣·特里萨”号为例,它拥有68门炮,载员1000人,其他主力舰也都是这样的大型战舰;而荷兰战舰则不但数量可怜,
吨位上也渺小的象是大象脚下的蚂蚁,特罗姆普的旗舰阿米莉娅号只有600吨,46门炮,200名船员,整个特罗姆普舰队一共只有2000人。联合舰队与荷
兰舰队战舰数量比为5:1,人员比是12:1。
自然,特罗姆普不是一个仅仅凭借一腔热血就奔赴战场的战争狂徒,他要扮演的角色就是英
国的霍华德、德雷克,他要再打一场加莱海战。他清楚,海战的规则是,当一个弱小的舰队与一个强大的舰队交战的时候,必须借助某种“利”重新取得平衡,这种
“利”有时是天时,如萨拉米海战中波斯舰队遭受了两次风暴就折损了一半的战舰,或者像君士坦丁堡城下的阿拉伯舰队一样,庞大的舰队拥挤在狭窄的海湾里,成
了被希腊火点燃的干柴,拜占庭人利用的就是“地利”。特罗姆普希望能把西葡联合舰队引入到一个浅滩,这就能有效遏制吃水较深的西葡舰队,发挥荷兰舰队的优
势。
9月16日,荷兰舰队与西班牙舰队在滩头岬遭遇了。滩头岬的海域正合特罗姆普的心愿,因为这是一片浅海,暗礁和沙洲密布,联合舰
队的大帆战列舰完全无法发挥实力。当海战爆发后,特罗姆普并没有让他那可怜的舰队再编组什么海战队形,而是采用了海盗式的海上穿插战术——恐怕就连特罗姆
普本人也没想到这种战术竟然产生了奇迹般的效果,因为他小巧而又分散的舰队就像是几匹狼进到了羊群里,造成了羊群的混乱,西班牙舰队和葡萄牙舰队急忙争相
开炮。在17世纪,舰炮的发射总是伴随着滚滚浓烟,当大量战舰同时密集发射的时候整个战区的海面上就被一片浓烟所笼罩,这导致西班牙舰队和葡萄牙舰队互相
无法识别,甚至连特罗姆普的十几条小船也找不到了,相反,西班牙舰队和葡萄牙舰队都以为对方就是荷兰人,因而互相用猛烈的炮火“教训这帮荷兰混蛋”,但实
际上特罗姆普早已悄悄退出战区,他反倒成了这场海战的旁观者。
联合舰队的这场自相残杀导致大量战舰损伤、沉没,当联合舰队毁伤过半
后,特罗姆普的荷兰舰队成了真正的狼群,他们在后面追逐这群伤痕累累的战舰——如果在空中俯瞰,你立即就会联想到非洲草原上一群狮子追逐一群角马。联合舰
队无奈之下一路南撤,他们竟然被特罗姆普的十几条小船驱赶到了英国的唐斯——当时英国在荷兰与西班牙的征战保持中立,它当然愿意看到西班牙和荷兰两败俱
伤。
联合舰队在唐斯停泊了下来,它认为暂时安全了,因为按照国际法,荷兰不应对中立的英国港口发动攻击的。联合舰队开始抛锚停航,修
补战舰。而这才是特罗姆普最为担心的事,因为直到现在他仍然还是那十几条小船,联合舰队如果休整完毕,那么仍然可以轻松地吃掉他。就是封锁唐斯港也只能封
锁其中的南水道,因为根本分派不出舰船去封锁唐斯港的北水道。联合舰队这时也没有实施突围,因为战舰在交战中损伤严重,弹药补给也不够。他们现在寄希望于
就在附近的英国舰队,但保守的英国舰队竟然格守中立的外交政策没有对荷兰舰队发动任何攻击。
特罗姆普此时最盼望的就是荷兰能够派出增
援部队,终于他等来了威特·德·威斯率领的17艘战舰,封锁住了北水道。但这仍然不够,如果联合舰队完全修好战舰,补充给养,然后实施强突围的话,荷兰就
必须与联合舰队正面交战,这是特罗姆普最不希望看到的——事实很清楚,如果正面交战,荷兰人那点可怜战舰不过是联合舰队的一点点心。特罗姆普于是再次派出
信使前往北方7省求援,直到此时荷兰联省议会才终于确定,西葡舰队已经被围困在唐斯港,于是立即征调荷兰所有能够参战的舰船,把商船加装火炮,然后迅速驶
往唐斯港,并且全部交给特罗姆普指挥。此时,特罗姆普实力倍增,他的舰队拥有了105艘战舰和12艘纵火船,尽管这些还都不是真正的战舰,而且吨位较小,
但至少在数量上取得了优势。于是他派遣德·威斯指挥一支分舰队监视英国海军,防止他们介入战争,然后亲率主力舰队准备与联合舰队决战。
一个月后,即10月21日,特罗姆普决定不顾英国的中立国地位而实施进港攻击——他明白,即使是凭借现在的实力也未必能赢得与联合舰队的正面决战,但如
果失去这次机会,那么就再难以找到这么好的歼灭机会。于是特罗姆普命令所有战舰从南、北两条水道同时冲入唐斯锚地。然后火炮齐鸣,同时放出纵火船。联合舰
队没有想到荷兰人竟然违背英国的中立政策而进港攻击,聚集在一起的联合舰队很多战舰还在修理中就迎来了漫天的炮弹和大火,联合舰队中最大的战舰“圣·特里
萨”号弹药舱被击中起火,爆炸沉没。很快,联合舰队战舰一艘接一艘迅速沉没,最终只有7艘战舰设法借着燃烧产生的浓烟的掩护逃出,于11月1日返回敦刻尔
克;另有16艘被俘,其余战舰或被击沉,或被焚毁,共计15200人死亡,1800人被俘。特罗姆普果真实现了另一次加莱海战,甚至更为突出——荷兰人只
有一艘战舰被焚毁,100人阵亡!
唐斯海战几乎完全摧毁了西班牙的海军实力,这是西班牙在加莱海战后的又一次重大失败。唐斯海战也结束了旷日持久的八十年战争。特罗姆普也成为了荷兰人的民族英雄,并晋升上将,成为荷兰海军的精神领袖。